電力短缺新能源難滿足高負荷,綜合能源服務望破解難題?
            發布者:lzx | 來源:國際能源網 | 0評論 | 1822查看 | 2020-09-27 13:54:29    

            9月27日,由國家電網有限公司發起成立的中國綜合能源服務產業創新發展聯盟與中電聯售電和綜合能源服務分會聯合舉辦的中國綜合能源服務產業高峰論壇暨云博會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隆重召開。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韓英鐸,中國工程院院士、國網電力科學院名譽院長薛禹勝,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郭劍波等與會嘉賓共商能源革命重大議題。


            可再生能源成為主力能源沒有問題


            人類從刀耕火種到煤、油、氣等化石能源的大量使用,我們的生活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然而地球經歷了幾百年的時間化石能源的炙烤,全球溫室效應明顯,冰川融化、極端天氣頻發,這一切迫使人類必須要再進行一次能源革命。此次能源革命的重點就是要求我們對能源的利用向著向綠色、低碳、安全、高效轉型。


            正如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原副院長杜祥琬所講:“近年來,我們把能源的強度和碳強度列入了考核指標,帶來很大變化,能源的彈性系數近十年來逐步下降,這是一個進步。但是差距還很大,現在中國的能源強度,單位GDP的能源消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這個是不可持續的,所以說能源革命任重道遠!”


            近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要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更是進一步加劇了能源革命的迫切性。因為如果再不進行能源結構調整,減少化石能源的消費量,把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推到“C位”,上述目標很難實現。


            談到我國的能源資源稟賦,人們一貫言之的是:“富煤、貧油、少氣”,似乎可再生能源根本不存在一般。可再生能源是否能挑起我國能源結構的大梁,成為能源供給的主力軍,總是會引發各種爭論。


            杜祥琬分析說:“目前我國已經開發的風能和光能的可開發量在幾十分之一都不到,資源不成問題,保障成中國能源的主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可再生能源是有持續性,而且是伴隨著太陽存在而自然存在,量值大小和技術開發能源有關。可再生能源從一個補充能源,變成主流能源,是沒有問題的。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是我們國家自己可以掌控的,這點很重要,它不依賴國際地緣政治轉變,在國家能源的獨立性和安全性方面,可再生能源比例越高,國家能源就越獨立和安全。”


            電力短缺新能源難滿足高負荷


            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阻礙,人們一直都怪在火電頭上。火電一直以來都是我國的主力能源,我們國家對火電的態度也是極其矛盾的,一方面壓縮火電裝機,希望給新能源成長的空間;另一方面又在不斷增加火電裝機,來彌補電力供應短缺問題。


            國際能源網記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底,我國火電裝機119055萬千瓦,占總裝機容量的59.2%。2019年我國淘汰了一批2000萬千瓦煤電機組,與此同時,2019年已有超過58臺單機容量在35萬千瓦及以上的煤電機組投產,多屬于五大發電集團及京能、陜投等地方巨頭旗下項目。2019年我國火電新增裝機還實現了五年以來的首次增長。


            在如此矛盾的情況下,我國火電企業的日子也不好過,大部分火電企業出現虧損。火電因為利用小時數不足、燃料價格偏高等問題,很難實現盈利。


            2019年下半年,各大央企紛紛處置火電資產,國投電力:一次性出售價值近百億元的6處火電廠;大唐集團:1處火電廠關停,4處火電廠出售股權;國電電力:云南宣威火電廠破產;華能集團:1處火電廠破產,1處關停……


            火電虧損的主要原因還是利用小時數不足,據了解,我國火電的平均利用小時數只有4200小時,而通常來看,火電年利用小時數不足5000小時是很難盈利的。有業內專家建議,要關停小火電,尤其是在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地區,最好不要再建火電。


            對此,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電網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郭劍波分析說:“風電和太陽能對電力的保障作用幾乎沒有的,所以常規機組的大幅度減少,在短期內難以實現預期。把空間全給新能源留出來,傳統的交流電系統會面臨挑戰。”


            我國之所以在關停小火電的同時依然在新增大火電而不是依靠新能源,是因為新能源的發電能力暫時難以滿足我國用電的負荷需求。


            國際能源網記者查詢相關數據發現,2018年國家電網最大負荷達到8.4億kW,而當時的風電、光伏出力分別為2263萬kW和4993萬kW,風光發電出力合計約占負荷電力的9%。7至8月份迎峰度夏期間,新能源總發電量633億kW·h,大約僅占7——8月份總用電量的6.1%。


            由此可見,新能源為電網滿足電網負荷提供的貢獻極其有限,郭劍波特別強調道:“新能源電量成為主力電源,發電量必須上去!電力轉型,就是電的出路,然而光靠電是沒有出路的,電力的出路要靠綜合能源。”


            綜合能源服務或將破解難題


            新能源成為主力能源從資源稟賦上看沒有問題,但新能源的發電量卻在現階段難以滿足電網的負荷需求,新增火電項目主要用于調峰、調頻又會導致火電資源浪費,火電企業難以收回成本。如果火電放量發展,新能源的發電空間又會被擠占,不利于我國能源實現綠色低碳發展。想要在眾多矛盾中探尋一條正確的發展道路或許就只有依靠綜合能源服務。


            綜合能源服務是一種新型的為了滿足終端客戶多元化的能源生產和消費的能源服務方式,其內容涵蓋能源規劃設計、工程投資建設以及多能源運營服務等多個方面。中國工程院院士、國網電力科學院名譽院長薛禹勝認為:“綜合能源服務就是要充分利用了高科技和信息技術,還有將物理系統能夠緊密融合起來,另外要實現大規模用清潔能源替代,在需求側要盡量大規模使用電能替代。”


            薛禹勝進一步解釋說:“綜合能源服務一定要同時充分利用基地式的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用能負荷中心將其結合起來。此外要大量讓能量產銷參與者來參與到能源的運行和設計,以及整個消費過程當中,來引導我們更好地提高能效。”


            也就是說,未來通過綜合能源服務,我們可以將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配合其他能源生產系統和儲能系統,有針對性地為終端用戶提供服務。通過綜合能源服務,可以實現對終端用戶的用能負荷進行預測和調配,確保新能源全額消納的同時,還能讓用戶實現低成本的用能需求。


            薛禹勝認為,電網企業在此過程中將起到一個調配的作用,它就像一個原來被寵愛的孩子成長為一個家庭的“頂梁柱”,需要照顧到整個電力系統的方方面面。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教授韓英鐸總結道:“現在整個電力系統的發展依據正在發生重大變化,一是資源稟賦的變化,另一個是規模儲能的發展。風、光、儲、熱、冷、電多種能源形態,互相交融和配合,這個也是必然發展趨勢,無論將其叫做綜合能源服務也好,叫做能源互聯微網也好,它是要大發展的!”


            由此可見,在我國能源轉型的關鍵時期,綜合能源服務成為其中一項重要的工具,有它的存在可以讓我國的多種能源結構調配變得更加順暢,在此過程中,電網公司需要發揮其作用,做好協調、調配等相關工作,為保障我國能源轉型實現綠色發展作出努力。

            相關閱讀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免费观看欧美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心悦网